常熟新聞網首頁

手機新聞網

新聞客戶端

車背上的美好時光

徐劍

第一次學騎自行車,那是在我讀小學四年級的時候。父母整日在耳畔嘮叨,還不抓緊去學車,不然再過兩年怎么去上中學?我家老祖宗選址不好,把家安在一個旮旯里,距鎮上中學足有5公里,如果不會騎車,每天就得起一大早步行去上學。實在經不住催促,我利用寒假開始練車。

“教練車”是父親的28寸鳳凰牌自行車,我的個子才比它稍稍高出一點點。我就推著這么一個龐然大物在打麥場上練習。絕非自夸,我的領悟能力還算強,一兩天學會了趟車,三四天能在三角架里踩半轉前行,過年前能前后上車,順利地坐在車凳上暢快地騎行,當然車技較遜,常常會一不留神不知何故連人帶車摔倒于地。騎車會上癮,剛學會那半年,每晚放學回家,我必要的娛樂項目便是騎著這輛大車在宅前屋后美美地繞上幾圈,車技自然隨之大增。

那年我的愿望是擁有一輛屬于自己的新車,每天能騎車去上學。但家庭經濟拮據,未能如愿。直到兩年后升入中學,我才真正擁有了一輛坐騎。先前我渴望有一輛像同伴一樣的輕便自行車,可父親基于能在寒暑假幫他一起賣菜的考慮,為我買了一輛28寸永久牌自行車,雖說是個傻大個,但我依然很開心。

這輛車是我少年時最忠誠的小伙伴,不管刮風、下雨、落雪,都與我形影不離。每天我騎著它在家與學校間來回,周日時或假期里和發小一道騎著它去附近的小鎮、長江畔、同學家游玩。在人生最燦爛的花季里,它伴著我一起學習,載著我一起成長。我對它也如同自己的手足一般精心呵護,每周或在雨后,都會認認真真仔仔細細地為它清潔保養,剔除泥巴,抹去灰塵,涂上機油,幾年下來,車子仍煥然一新。(多年后,父親把車賣了,當時我在部隊,獲悉后直覺心里空落落的。)

青年時代的我,遠離家鄉,奔赴部隊,自行車一度與我分別。軍校畢業后,我分配至舟山群島海軍某部。那個年代的軍人工資待遇不高,營連軍官一個月也就千把塊出頭,不像如今私家車都開到了碼頭上。從團級干部到義務兵的,出行要么步行,要么靠兩個輪子滾。

與我一同上艦的戰友買了一輛二手自行車,不記得自己當時出于何種考慮,是囊中羞澀還是不忍破費,總之沒有跟著一起購車。戰友買車那天,我陪著他一起去領證,敲鋼印,竟與自己買車一樣興奮。當然,此后我經常向戰友們蹭車,騎著車去公干,去購物,還有偷偷去網吧。

有一年,一個蚌埠籍戰友在臨轉業前,把他的自行車半借半送給了我。遺憾的是,不久臺海局勢陡然緊張,部隊處于一級戰備狀態。為此,我半年多未曾外出,車子擱置在軍港4號碼頭的車棚里。或許有人認為是無主車,抑或此人本就心存貪念,竟把它大卸八塊,把他所需要的零部件都毫不客氣地取走了。至今我猶能想起當時去取車,自己“無可奈何車離去,車棚小徑獨徘徊”的一幕。

十年前,我脫下戎裝,解甲歸鄉。一開始工作單位離住宅說遠不遠,說近不近,為了上班代步,我擁有了人生中的第三輛自行車。這一次實現了兒時的愿望,買了一輛輕便自行車,其實到了這個年齡,已經不在乎是什么車型了,只須實用即可。清早,我騎著它去上班;黃昏,我騎著它去買菜;夜班后補覺醒來,我騎著它去鄉間村落里兜風。一切都仿佛回到了我的學生時代。一個老同事見我天天騎行,直呼,太節約了太節約了。我笑嘻嘻地回答,鍛煉身體鍛煉身體。當然我更多的是享受騎車帶給我的那種簡單、自由和快樂的感覺。

小區沒有自行車庫,自行車不得不停放在室外,常年遭受風吹雨打。此時的我惰性漸生,對車疏于打理,漸漸地它生銹了,不美觀了,不靈便了,而今想來真對不住這個小伙伴。小伙伴在我單位搬遷后正式退休了,它銹跡斑斑,老態龍鐘,靜靜地倚在一個角落里。因為太礙事,狠狠心把它賣給了一個收破爛的老太,那老太拎拎車,說,這個真不值錢。

如今,我的坐騎換成了一輛不起眼的小汽車。一年又一年,我疲憊不堪地駕著它在城鄉間奔波。雖然汽車快捷方便,但它像一個雇傭工,機械冷漠,與人缺乏身心交流。我們之間仿佛簽定了協議,我為你加油,你載我上路。

然而我深知,只要用心去熱愛生活,生活永遠是美好的。現今的虞城,處處遍布公共自行車,每當近距離出行,我會用市民卡去借一輛,在騎行中慢慢回味那一段段童年、少年和青年時代的美好時光。

    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常熟日報”和“常熟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:0512-52778455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
[責任編輯:浦斐]

標簽:

360时时彩推波计算器